病鲷

沉迷刀剑乱舞
爱每一位刀刀
不定期更新
欢迎加入刀乱b萌应援群:773458796

[刀剑乱舞]关于某次写作文的经历1 彩蛋

是彩蛋!我没有咕咕!
原文见评论。

※严重OOC。
※关于狐之助有个人理解向。
※我是个傻的。
※审神者性别是模糊的,大家可以自由想象。
※原文只是个作文,由某鲷扮演审神者,各位刀男以及狐之助扮演自己的设定!
※可能并不怎么好笑。
※文笔渣。

以下正文↓

他一脸“不想帮我干活还想吃油豆腐”的表情,让自家弟弟带它去了厨房。

一期一振:[微笑]您说什么?
某鲷:哇啊啊啊啊!一期尼对不起啊!我是真的想不到该怎么称呼他们了,只能叫“自家弟弟”了啊!再说确实是“自家”弟弟没错吧?又不是别家的。
一期一振:[放下手中的刀]嗯……确实呢。
某鲷:再说了,一期尼,我都管你叫“一期尼”了,你不打算认下我这个弟妹吗?
一期一振:[又拿起手中的刀]您说什么?
某鲷:诶?(我说错什么了吗?我刚刚是不是嘴一快不小心说错了什么?)
一期一振:他们还只是孩子而已啊,您真的忍心对他们下手吗?对了,您是在和谁交往?
某鲷:……(等等,我刚才说了什么?)啊啊啊啊啊!一期尼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一期尼你听我说啊!!!

先不管这边,咱们来看看审神者让自家弟弟,咳,一期弟弟带去厨房的狐之助怎么样了。

从前,有个狐之助被一期弟弟带到了厨房,厨房里有个咪酱,正在做饭。
咪酱以为一期弟弟是带狐之助吃油豆腐的,狐之助也以为审神者是让一期弟弟带它来吃油豆腐的。
然后,一期弟弟把狐之助捧到咪酱前,说道:“大将说今天加餐,这是食材。”
咪酱沉默了,狐之助也沉默了。
狐之助逃走了,于是这个本丸今天也没有加餐。

––––––分割线––––––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做了个暂停手势,待他停止后站起身来,俯视着他说道:“…………”(不想打原文了)
男人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最终只好说道:“好吧,尽随主愿。”

他说完后仰视着审神者,缓缓开口:“但是,”
“嗯?怎么了?”
“您能不能先从桌子上下来。”
“……”
“这样很危险的。”
审神者沉默地从桌子上下来了。仰视着男人。
审神者:欺负我矮啊!

––––––分割线––––––

hsb:主。
某鲷:怎么了?hsb?
hsb:为什么您在文中一直称呼我为“男人”?
某鲷:那个……对不起呀。因为作文本身的要求,我又想不到更好的称呼,只能这么叫了。我也觉得很变扭,可别的称呼比这个还变扭。比如哥哥,叔叔,老爷爷,青年,女人,姐姐……
hsb:请您先停一下!
某鲷:[闭嘴,看hsb]
hsb :我已经明白了,不需要再举例了。还有,我向您保证,我确实是男的没错!
某鲷:(等等我刚才又嘴快说出了什么?!)[惊恐]

[刀剑乱舞]关于某次写作文的经历2

我也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有2!我本来想再写个彩蛋就结了的。
第一次在英语作文里提及刀乱呢。
在被老师请去谈话的边缘反复横跳。
那个,是先写注意还是作文要求来着?嘛,不管了。

注意
※文笔差。
※英语渣。
※我是个傻的。
※主要讲审神者。
※依旧不想打空格。

作文要求
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英雄,你心目中的英雄是谁呢?请以“The hero in my heart”为题,展开合理想象,写一篇80词左右的短文。

以下正文↓

The hero in my heart
Who are the heros in my heart?Let me tell something about them first.
They are from lots of areas.They lead their friends against bad men.Most of them get on well with their friends.When their friend gets hurt,they will help treat them.Though the enemies are getting stronger and stronger,they never give up.Now,more and more people join them,and they have more and more reliable friends as well. Clearly their victory is out of question.
Who are they?They have a common name called Saniwa.

我心目中的英雄
谁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让我先告诉你关于他们的一些事情吧。
他们来自许多地区。他们带领伙伴们对抗坏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和伙伴相处得很好。当他们的伙伴受伤时,他们会帮助治疗他们。尽管敌人们越来越来强,但是他们也从不放弃。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们,他们也拥有越来越多的伙伴。很显然,他们毫无疑问会胜利。
他们是谁?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审神者。

碎碎念
因为老师不查,所以我并没有那么怂。但是用英文果然难度很大……为什么我不直接写刀男?因为写刀男我得查词查疯。
“Saniwa”是“审神者”的罗马音,但其实英语里也有“萨尼瓦蜥属”的意思……请不要误解啊!
彩蛋?至少这篇是不可能的。
私心打个审神者tag。

[刀剑乱舞]关于某次写作文的经历1

自从入刀乱坑后,我写作文总是会不自觉的写到刀乱上去,当然这次也是。不过实际上不算同人文,是近散文之类的(并不是,但我真的想不到更合适的文体了),抒发感想之类的,因为作文本身的限制(禁止出现与自己相关的人名、校名、地名),一直也比较隐晦但这次真的是……
嘛嘛,就先说这些吧。

作文要求
“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这是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的诗句。诗人告诉我们: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当越过坎坷,蓦然回首时,你往往会发现,那些过去了的都已成为人生宝贵的财富,成为你“亲切的怀恋”。同学们,你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和感受吧?请自拟题目,写一篇文章与大家分享。
要求:(1)题目自拟;
            (2)紧扣材料主题,内容具体充实;
            (3)有真情实感;
            (4)文体不限(诗歌、戏剧除外);
            (5)不少于600字;
            (6)文中请回避与你相关的人名、校名、地名。

好,这里是注意。
※由于作文本身的限制(主要是第五条),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称呼。
※虽然对这位婶的称呼是“他”,但实际上性别是模糊的。
※我是个傻的。
※严重ooc。
※严重跑题。
※文笔渣。
※并不是欢乐向,但也决对没有玻璃渣。
※全文第三人称。
※是我的亲身经历,大概也是很多婶的亲身经历。
※对本丸、时政、狐之助有个人理解向。
※关于刀男们和狐之助的话也有很多刻意改动的地方。
※有一定改动。
※懒得打空格了。
※可能会有很多意义不明的地方,欢迎提出。

以下正文

于最后一刻来临

“什么?六万!这根本不可能!”那是他第一次那个数字时发出的惊叫。着实将身边人连同前来送信的狐狸一起,吓了一大跳,而他自己也因为过于大声的喊叫而剧烈咳嗽起来。

“那个数字是怎么回事啊!你确定你们没有写错?”再接过身边人递过的茶后喝了几口,终于不再咳嗽的他看向狐狸问道。

“没有错。”狐狸在被吓到之后极快地恢复了神情,回答,“所有的都是这样,您不信的话可以问下其他各位。以及,之前最多的时候可是需要十万呢。”

他思考了一会儿,认真道:“我要是请你吃油豆腐,能帮我把目标数值降低一些吗?”

狐狸摇了摇头,道:“这是定下的规则,我没法改变。不过如果您想请我吃油豆腐的话,非常乐意。”

他一脸“不帮我干活还想着让我请你吃东西”的表情,让自家弟弟带它去了厨房。

在他们走出房门后,他立即瘫在了桌子上。旁边的男人立马走过来,道:“您没事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好了,您无需担心,请您一定要好好休息,我会为您呈上最好的结果的!”

他笑了笑,慢悠悠地说道:“放心吧,我没事。交给你们我当然放心,但是,我会陪着你们的。”

男人瞬间睁大了眼睛,焦急道:“这怎么行!”他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轻咳一声,严肃道:“非常抱歉。但是如果那样的话您的身体会撑不住的,您本来这段时间休息时间就不多,如果再陪我们的话……”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做了个暂停手势,待他停止后站起身来,俯视着他说道:“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但实际上,不会怎么减少的。我是说,我休息的时间不会因为这个而怎么减少的。毕竟那么晚,或者说那么早,我也肯定不会让你们继续。唔,我的意思是,这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同时结束。再说,都是人类之身,你们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能陪?”

男人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最终只好道:“好吧,尽随主愿。”

……

他认真计算了最少收获以及任务时间,瞬间感觉这个任务他可能是完不成了。

但还是要继续的,万一奇迹就发生了呢?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坚持了下去。

之后,任务结束的前一天,他看着五万多的数字,垂下眼睛。果真,还是不行吗?明明只要再一天就好了呀。他趴在了桌子上,把头埋进臂弯。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乔自己的脑袋。他抬起了头,是前来送信的狐狸。

“啊,我知道了,抱歉。”他接了过来。内容这几天都是一样的,他不想看了。可是规定是必须看的。他瞄了一下,果然还是一样的内容,正准备告诉狐狸他已经看过了,他突然瞥见了写着任务日期的地方。为什么那么长?还有,那条红线是什么?他眨眨眼,想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然后,“诶?时间延长了吗?太好了!”再一次成功地吓到了狐狸。

之后,也很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他看着飘落的樱花花瓣,以及耀眼的红色,轻轻笑了。

——tbc——

碎碎念:
没想到我发的第一篇文章是这个。之前是打算写同人的。
其实原本想把古备前俩都写了的,看是写完大包平看了下字数……还是不写了。
因为作文的一些限制,并没有写的太具体,有很多模糊的地方,非常抱歉。大概还会找时间写个彩蛋,把我写的时候一些想写没写出来的写一下。时间不定。
我突然发现我开学没法做视频还可以写文诶!
“男人”的那句“尽随主愿”我实在想不出来该用什么替代,就这么放上去了……
虽然是我的亲身经历,但这篇作文是偏小说的,所以并非所有都是我真正遇到的,做过的。
文中出现的刀男就不单独打tag了。
最后,希望我的语文老师不要请我去谈话,也希望我的语文老师不要看到我的这篇文!